中华德育故事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中华德育故事

中华德育故事(全文在线阅读> 

从难民到空中巾帼:阿富汗空军女飞行员身世传奇

大官人 

从难民到空中巾帼:阿富汗空军女飞行员身世传奇

资料图:萨菲亚·弗鲁齐与她的丈夫,后面就是她驾驶的C-208运输机

参考消息网12月15日报道 美联社12月7日发表题为《一名阿富汗女性从难民到部队飞行员的历程》的文章,编译如下:

萨菲亚·弗鲁齐上尉小时候是难民,现在驾驶阿富汗空军运输机,是阿富汗空军第2位女飞行员,说明该国正努力让更多女性进入武装部队。

弗鲁齐今年26岁,她的丈夫也是飞行员,与她同在为陆军地面部队提供支援的小分队。他们所属的阿富汗空军规模不大,但正竭力在打击塔利班叛乱武装方面发挥更大作用。

在首都喀布尔的空军基地,弗鲁齐一边准备动身执行飞行任务一边说:“每当穿上军装,我就为自己身为女性感到自豪。”弗鲁齐驾驶的是C-208型涡轮螺旋桨飞机,用来为军队运输物资。

2001年以美国为首的联军攻入阿富汗,塔利班政权倒台。将近16年过去了,阿富汗女性正逐渐步入社会,包括议会、政府和军队。尽管如此,她们仍面临强大的阻力,在这个高度保守的社会里,大多数人认为女性应当待在家里,针对女性的暴力仍然十分普遍。

20世纪90年代阿富汗军阀内战时期,弗鲁齐全家逃离了喀布尔,那时她还是个孩子。他们在巴基斯坦避难,直到塔利班政权倒台后才回到喀布尔。

上中学时,弗鲁齐在电视里看到了号召女性参军的宣传片。于是,她在毕业后她报考了军校,学习成为通信兵。不久,军校发布通告说空军在招收女飞行员。

弗鲁齐和另外12名女性提出了申请,但只有她一人通过了考试进入训练阶段。

在西部省份赫拉特的一个飞机场训练时,她认识了穆罕默德·贾瓦德·纳杰菲上尉,这位飞行员后来成为她的丈夫。他们是大约2年前结婚的,此后丈夫一直非常支持她的梦想。

她于2015年完成训练毕业。他们的女儿现在快8个月了,而弗鲁齐已经回归飞行岗位。

阿富汗空军只有2名女飞行员,弗鲁齐是其中之一。不过,目前另有5名女性正在受训。

2013年,妮卢法尔·拉赫马尼上尉成为阿富汗逾30年来第一位女飞行员,也是第一位驾驶固定翼飞机的女飞行员——上世纪80年代该国曾有几名直升机女飞行员。如今她正在美国学习驾驶更大的C-130军用运输机。

弗鲁齐表示,她希望自己的经历能够激励其他女性。

她说:“身为女性会面临很多挑战,但你必须想办法应对那些难题。”

据国防部副发言人穆罕默德·拉德马尼什称,阿富汗军队19.5万人当中约有1800名女兵。他表示,军方正努力把这个数字提高到占总数的10%。(编译/何金娥)

而另一方面,当前的外交危机也是一次机会,可以利用它来保证关于隐私和监控的跨大西洋讨论在多边基础上进行。

坚持贯彻“用100%的细心,重视1%的细节”的理念,从研发到生产,精于每一个细节。

当前文章:http://9047091335.jp-wallet.com/181zf7c.html

发布时间:2018-02-18 02:00:14

天黑请闭眼  曹操  龙的天空  欺诈游戏  剑灵  龙猫  蝴蝶犬  威麟v5  青春励志演讲稿高中生  小学生励志书籍大全  

 
分享到: 更多
作品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文章
  • 甘肃平凉发生3.6级地震 可能系塌陷导致

    现在,施凯文的最新项目叫,这是个网络音乐视听服务。...

  • 江苏雷克萨斯es

    烈士陵园内湖边,一个老年人组成的乐队,乐器样样俱全。...

  • 倪惠英粤剧艺术研讨会在广州召开 慎海雄出席并讲话

    而如果超过12个月,那就说明市场积压的库存会越来越多。...

  • 捷豹xf_iphone8值不值得买

    P2P监管细则启动 三种情况涉"非法集资"...

  • 田湘利任福建省副省长 曾任三沙市委书记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 江苏桃花岛

    这几年来,一直觉得生命的经验是属于个人的,而我无法用语言文字将之传达出来的原因是:一方面,总觉得语言文字没办法真切地表达出智慧的领域和对生命的经验与体会;另一方面,也担心如果大家只通过阅读文字而让自己对这方面的理解停留在头脑、知识层面,反而会形成自我成长、心灵成长、开发潜能的障碍,这会使得许多人自以为已经懂了、明白了,但事实上却无法真正进入自己的生命,反而耽误了和自己更真实的接触;再者也因过去常觉自己不是专业出身,因此总不敢提笔。但这八年来我为自己的成长投入了难以言喻的专注:我曾与一万多名学员共同修习生命潜能的课程,几乎每周都参与二至四天的工作坊,所带的工作坊也已超过五六百场,更带领过数千场三小时的迷你型工作坊。再加上自己每个月都赴日本参加为期三年的完形(Gestalt)心理治疗师的培训,每年也到美国进修数次,所以渐渐摆脱了自己“非专业”的桎梏。这八年来自身渐进的成长,使我看到了“本质”,而不是表象的“专业”,因而,确信自己已可超越许多“专业”人士所看重的“知...